Fandom

魔獸世界百科全書

血精靈

181個維基
頁面
增加新頁面
討論0 分享

血精靈(Blood Elf)是魔獸世界的一個種族

別稱:辛多雷 單數形態:血精靈,辛多雷 主要語言:薩拉斯語

族群歷史編輯

第二次戰爭結束後,高等精靈離開聯盟,導致聯盟分崩離析。在第三次戰爭期間,聯盟轉而將友誼之手伸向了夜精靈。夜精靈對於精靈貴族所導致的先祖之戰始終耿耿於懷,一直視高等精靈為危險份子,這更加深了聯盟與高等精靈間的鴻溝。也因此,人類對於高等精靈以及血精靈所抱持的怨懟與懷疑態度,並不令人意外。

阿薩斯‧米奈希爾率領天譴軍團入侵奎爾薩拉斯,復活巫妖科爾蘇加德。此舉污染了太陽之井並使它的能量從此枯竭。當時大部分的高等精靈皆在不死軍隊肆虐之下不幸喪命。曾經是希瓦娜斯‧風行者副手的洛索瑪‧塞隆暫時肩負起領導高等精靈的責任。然而少數從天譴軍團手中死裡逃生的高等精靈,卻開始變得病態、死氣沉沉。

凱爾薩斯‧逐日者王子是王室僅存的血脈,同時也是肯瑞托的成員。天譴軍團入侵他的王國時,他正在達拉然學習魔法。聽聞噩耗之後,他立刻趕回奎爾薩拉斯,但在家鄉等待他的,只剩下斷垣殘壁。他發現在太陽之井的能量枯竭之後,所有生還的高等精靈,皆為同一種病痛所苦。為了挽救他的人民,凱爾薩斯幾乎集結了所有的生還者,並將族人改名為辛多雷(血之子),紀念不幸罹難的同胞。

遠行外域編輯

儘管力量受到削弱,復仇的渴望卻無法稍歇。凱爾薩斯率領其他較為健康的血精靈,離開殘破不堪的家園,加入羅德隆對抗天譴軍團的行列。在王子缺席的情況下,洛索瑪被任命為奎爾薩拉斯地區統治者,郝度隆‧光翼則成為銀月城新一任的遊俠將軍。直到今天,洛索瑪仍然擔任著艾澤拉斯血精靈的領袖。他與郝度隆合力守護家園的同時,也不斷尋找能夠治癒族人的方法,幫助他們從無止盡的飢渴中解放出來。

凱爾薩斯和他的人民自願加入聯盟勢力對抗天譴軍團,卻遭到聯盟的質疑與敵視,特別是來自於一位充滿偏見的人類大將軍蓋瑞托斯蓋瑞托斯指派給血精靈的任務一次比一次更為強人所難,迫使凱爾薩斯不得不接受瓦許女士與納迦的幫助。當血精靈與納迦間的合作被發現時,他更認為對於精靈的懷疑獲得了有力的證明。他將不幸的血精靈囚禁到達拉然的地牢內,並下達死刑的宣判。

所幸瓦許及時趕到解救了血精靈。此時的血精靈正為魔法的飢渴所苦。瓦許向他們解釋,他的納迦族人,也同樣對魔法的力量感到無可自拔,只有伊利丹有辦法幫助他們。她將他們帶領到科爾蘇加德在第三次戰爭時,為了讓阿克蒙徳來到艾澤拉斯所開啟的傳送門。眼看沒有更好的選擇,凱爾薩斯於是帶領他的軍隊跟隨納迦,通過傳送門來到破碎的外域,並從典獄長瑪翼夫‧影歌手中,解救了背叛者,惡魔伊利丹‧怒風

凱爾薩斯懇求伊利丹治癒血精靈的魔法毒癮,但伊利丹卻有不同的想法:為了回報血精靈的忠心,他決定教導血精靈從其他來源汲取魔法能量,甚至連惡魔也不放過。凱爾薩斯無法回絕這項提議,他確信若是沒有受到及時的治療,或是找到新的能量來源,他的人民將馬上面臨死亡。凱爾薩斯宣誓對伊利丹效忠,伊利丹也將一些技能傳授給血精靈。這些技能在外域的血精靈間傳播開來,毒癮的痛苦也獲得紓解。

重建編輯

如此迅速的復原速度振奮了多數凱爾薩斯的追隨者,促使他們決定留在外域增進自己的能力。同時,大博學者洛摩斯被派回艾澤拉斯,為奎爾薩拉斯的同胞帶來希望的消息。他編織了關於應許之地的神話,並宣揚伊利丹所傳授的能力,只不過在洛摩斯的故事中,他巧妙地將導師的角色從伊利丹替換成凱爾薩斯王子。他企圖使他的同胞相信,總有一天,凱爾薩斯將重返奎爾薩拉斯,引領他的子民來到天堂樂園。

洛摩斯繼續留在奎爾薩拉斯協助重建,等候王子歸來。多虧了洛摩斯,艾澤拉斯的血精靈也學會如何透過其他來源滿足對魔法的飢渴。恢復健康後,他們除了歌頌遠方的王子,也開始投入知識的追求。洛摩斯和其他精靈法師在教導同胞如何控制魔法能量方面,獲得了長足的進展。不久之後,銀月城的尖塔藉著虛幻的魔法,得以再次聳立。血精靈們甚至漸漸奪回永歌森林的主權。凱爾薩斯歸來的承諾,激勵了原本已精疲力竭的人民,使他們重新振作恢復元氣,向未知的前方邁進。

毒癮後遺症編輯

血精靈不再將自己視為高等精靈,並發展出與高等精靈大異其趣的目標和行為模式。與高等精靈不同的是,在太陽之井毀滅後,血精靈決定從另外的來源,獲得魔法能量。

然而,血精靈和高等精靈間仍有著基本的相似之處,畢竟這兩個族群仍屬於同一個種族。與高等精靈一樣,大部分的血精靈都不是施法者。他們汲取魔法能量不是為了施放魔法,而僅僅是為了滿足他們對魔法的渴望。長期接觸魔法能量的血精靈並沒有因此獲得永生,如同高等精靈,他們也必須面對生老病死的威脅。直到今天,各種觀察均顯示,血精靈與高等精靈間的壽命長短並無顯著差異。

太陽之井受到汙染後,凱爾薩斯曾數度斷言,若是無法找到新的魔法能量來源,他的人民將會馬上面臨死亡。從長期接觸的魔法能量中脫離,無疑是段艱辛的歷程:直到今天,仍有不少高等精靈選擇向魔法妥協,成為血精靈的一員。但嚴格來說,凱爾薩斯的認知不盡正確。根據艾澤拉斯頂尖的牧師和醫療人員判斷,在太陽之井淪陷後,唯一會受到死亡威脅的,只有高等精靈中的白髮黃髫,或是健康狀況原本便不佳的人。

但這並不表示,成功擺脫魔法控制的血精靈得以全身而退。相反地,魔法的遺害可能永遠烙印在他們的身體或心靈中。

即使如此,王子斷然接受從惡魔身上汲取能量等恐怖手段,正是血精靈特質的寫照。旅居外域的血精靈獲悉凱爾薩斯伊利丹間的協議,大致承認了此舉的必要性。然而多數留在艾澤拉斯的血精靈,仍被凱爾薩斯伊利丹訂下的密約蒙在鼓裡。若是事情曝光了,必定會對他們帶來不小的震撼。從法力蟲身上吸取能量是一回事,從惡魔身上吸取能量又是另外一回事。但當慾望不斷侵蝕他們的意志,血精靈—特別是在外域的那些—為了獲得更多的能量,對於他們所採用的恐怖手段也逐漸感到漠然。

血精靈與部落編輯

大約85%的血精靈仍居住在艾澤拉斯,其中大多數都在奎爾薩拉斯地區活動。遠行者是一個由血精靈遊俠所組成的小型精英團體,負責掃蕩奎爾薩拉斯殘餘的天譴軍勢力。

大致而言,血精靈對部落的印象並不好。自從奎爾薩拉斯建立以來,血精靈對食人妖深惡痛絕,這已是眾所皆知的事,而這個仇恨在經歷食人妖戰爭後,更是根深蒂固。血精靈同樣也不喜歡獸人;第二次戰爭時,獸人曾燒毀奎爾薩拉斯邊境,造成了大規模的破壞。儘管與牛頭人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血精靈仍傾向將他們歸類為充滿獸性的蠻族。

然而因為希瓦娜斯‧風行者的緣故,留在艾澤拉斯的血精靈逐漸與被遺忘者發展出友好關係。希瓦娜斯曾是銀月城的遊俠將軍,直到阿薩斯違背她的意願將她復生為不死女妖。女王宣稱她仍將自己視為奎爾薩拉斯最前線的保衛者,並願意提供補給和軍隊前往協助。

直到現在,血精靈似乎仍深怕自己踏進陷阱,也或許他們就是無法克服對其餘部落成員的厭惡。無論是何種原因,他們屢次婉拒希瓦娜斯的提議,特別是那些將允許被遺忘者進駐血精靈領土的建議。然而,腹背受敵的血精靈清楚知道,他們的人數絕不是天譴軍團的對手,除了目前的盟友,也沒有其他人會願意為了奎爾薩拉斯的存亡而戰。

可以確定的是,聯盟方並沒有興致幫助艾澤拉斯的血精靈前往外域,或將天譴軍團趕出奎爾薩拉斯。離散各地的高等精靈已經讓聯盟起了不少疑心,更別說是血精靈了。尤其對夜精靈而言,這些辛多雷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絕望與魔法的惡臭。

眼看血精靈在艾澤拉斯的地位搖搖欲墜,基於利害考量,他們與部落的結盟也不那麼令人意外。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